心理健康教育

2017年9月-这,是我的一年生

发布时间:2018-04-10文章来源: 浏览次数:

那年夏天,天空很蓝,空气也很干净。蝉儿的呱噪给这夏日更添了几分烦闷,可是那一方包裹却如同山间的清风,林中的清辉,涤净了我心中所有的雾霾。

时间就像流水,哗啦啦的走过,却不会哗啦啦的回来。当我收拾好行囊,站在翰林的门口,望着一张张陌生的面孔,心里莫名生发出丝丝的悸动——终于我来了!不知名的学长学姐热情的帮着搬行李、指路。更有几名穿着汉服,打扮的像是神棍的学长拿着迎新的旗子招摇过市。这让我一边暗自好笑,一边对未来的生活有些期待。犹记得我是第一个到宿舍的,而我迎来的第一位舍友更是让我哭笑不得。仍记得她带着大包小包对她的爸爸说"诺,就是这里了"。我暗暗打量着她,是个皮肤白皙,身量不足一米六的小女生。还没等我看仔细,她突然惊呼一声"呀!不好意思哦,好像走错宿舍了"我礼貌的回了一声没事。话还没有落下三分钟她又走了进来"哦,是这个宿舍"我思索着,原来是个大马哈。这个梗如今想起来仍觉得好笑。

而大学时光里,最值得回味的是军训。我们都是十八九岁的花样年纪,对着谜一般的教官总是充满了幻想。夜晚永远是最适合八卦的时光,宿舍里的人都是自来熟,几天下来早就开始暴露了本性。我们聊着教官的长相,年龄,身高,甚至连头发都不曾放过。更有大胆的女生向教官表明心迹,起哄的更是不在少数。只是像这样无拘无束,恣肆的时光真是白驹过隙啊,教官走了,夏天也走了,秋天也到了,自古逢秋悲寂寥,只是这个秋天没有了满天的模拟卷,没有了我唠叨的老师,没有了重如泰山的压力,空气中多了一分清新,明艳的味道。

当所有的日子渐渐向着寒假逼近时,空气里游离了许多味道,不再是清新的,欢快的。是一种紧张的,不安的,焦灼的。这时候原来吵闹的宿舍楼就像是归林的鸟,寂静无声。所有人的心头都压着一层厚厚的乌云。因为期末考试和四六级考试要来了,在不安分也要抱抱佛脚了,连雨都是那么的绵密。不过这种气氛随着一场接着一场考试的收尾,也烟消云散了。

吸取了上学期的教训,这学期的同学都变得格外的刻苦,我想是因为那散了的心,终于收回来了吧,就像长不大的孩子,终于长大了一样,学校出现了一股学习风潮,每天都有人占座,最后触动了校方,这样的势头才日渐散去。昔日有摩擦的舍友刚开了学,经过了一个假期,心境似乎也变得开阔了不少。

都说岁月是把杀猪刀,虽然我也不想说自己是头猪,可是青葱的岁月,就这样又过去了一年,心里多多少少就有了一丝的难过与不舍。

我们有着同样的年纪,同样的的笑脸,所以有着惺惺相惜之情,但我们也有不同的性格色彩,不同的浪漫步调,所以我们也有着棱角的摩擦。但我从不曾后悔,感谢那些曾在我最美的年纪里出现的你们。也愿以后像我们的他们也能在他们最美的年纪里相遇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(编辑:中医全科1601 王静)

关闭 打印责任编辑:王松云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